46008小鱼儿网站

南非的第一任总统


更新时间:2019-09-04  浏览刺次数: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纳尔逊·罗利赫拉赫拉·曼德拉( Nelson Rolihlahla Mandela )1918年7月18日出生于南非特兰斯凯一个大酋长家庭,先后获南非大学文学士和威特沃特斯兰德大学律师资格,当过律师。曼德拉自幼性格刚强,崇敬民族英雄。他是家中长子而被指定为酋长继承人。但他表示:“决不愿以酋长身份统治一个受压迫的部族”,而要“以一个战士的名义投身于民族解放事业”。他毅然走上了追求民族解放的道路。1944年他参加南非非洲人(简称非国大)。1948年当选为非国大青年联盟全国书记,1950年任非国大青年联盟全国主席。1952年先后任非国大执委、德兰士瓦省主席、全国副主席。同年年底,他成功地组织并领导了“蔑视不公正法令运动”,赢得了全体黑人的尊敬。为此,南非当局曾两次发出不准他参加公众集会的禁令。

  1961年6月曼德拉创建非国大军事组织“民族之矛”,任总司令。1962年8月,曼德拉被捕入狱,当时他年仅43岁,南非政府以政治煽动和非法越境罪判处他5年监禁。1964年6月,他又被指控犯有以阴谋颠覆罪而改判为无期徒刑,从此开始了漫长的铁窗生涯,在狱中长达27个春秋,他备受迫害和折磨,但始终坚贞不屈。1990年2月11日,南非当局在国内外舆论压力下,被迫宣布无条件释放曼德拉。同年3月,他被非国大全国执委任命为副主席、代行主席职务,1991年7月当选为主席。1994年4月,非国大在南非首次不分种族的大选中获胜。同年5月,曼德拉成为南非第一位黑人总统。1997年12月,曼德拉辞去非国大主席一职,并表示不再参加1999年6月的总统竞选。1999年6月正式去职。

  1991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曼德拉“乌弗埃-博瓦尼争取和平奖”。1993年10月,诺贝尔和平委员会授予他诺贝尔和平奖,以表彰他为废除南非种族歧视政策所作出的贡献。同年他还与当时的南非总统德克勒克一起被授予美国费城自由勋章。1998年9月曼德拉访美,获美国“国会金奖”,成为第一个获得美国这一最高奖项的非洲人。2000年8月被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授予“卡马”勋章,以表彰他在领导南非人民争取自由的长期斗争中,在实现新旧南非的和平过渡阶段,以及担任南共体主席期间做出的杰出贡献。

  1992年曼德拉与温妮分居,1996年3月19日,法院判定曼德拉与温妮离婚。现任妻子格拉萨·马谢尔(Graca Machel)是莫桑比克前总统萨莫拉的遗孀,1998年7月18日与曼德拉结婚。

  1992年10月首次访华,5日被北京大学授予名誉法学博士学位。1999年5月,曼德拉总统应邀访华,他是首位访华的南非国家元首。

  古人言:“宰相肚里能撑船”,作为一位当代伟人,曼德拉博大宽广的胸怀备受世人敬仰。2000年,南非全国警察总署发生了这样一件严重的种族歧视事件:在总部大楼的一间办公室里,当工作人员开启电脑时,电脑屏幕上的曼德拉头像竟逐渐变成了“大猩猩”,全国警察总监和公安部长闻之勃然大怒,南非人民也因之义愤填膺。消息传到曼德拉的耳朵里,他反而非常平静,对这件事并不“过分在意”,“我的尊严并不会因此而受到损害”,并表示警察总署出现了这类问题,看来需要整肃纪律了。几天后,在参加南非地方选举投票时,当投票站的工作人员例行公事地看着曼德拉身份证上的照片与其本人对照时,曼德拉慈祥地一笑: “你看我像大猩猩吗?”逗得在场的人笑得合不拢嘴。不久,在南非东部农村地区一所新建学校的竣工典礼上,曼德拉无不幽默地对孩子们说:“看到你们有这样的好学校,连大猩猩都十分高兴。”话音刚落,数百名孩子笑得前仰后合,曼德拉也会心地笑了。巧用别人对自己的恶作剧,反用幽默活跃气氛,在这里,幽默成为曼德拉博大胸怀的自然写照,书写着一个坦荡而豁达的胸襟,体现着一种包容万事万物的海量。

  曼德拉最喜爱的运动就是拳击,年轻时曾参加过比赛。年逾八旬的曼德拉在谈到“一生遗憾”时首先提到了拳击运动,“我非常遗憾没能成为一名世界级拳击冠军”。

  即使在狱中,曼德拉也多次成为全球焦点,他的号召力和影响力遍及全世界。1981年,1万余名法国人联名向南非驻法使馆发出请愿书,要求释放曼德拉;1982年,全球53个国家的2000名市长又为曼德拉的获释而签名请愿;1983年,英国78名议员发表联合声明,50多个城市市长在伦敦盛装游行,要求英国首相向南非施加压力,恢复曼德拉自由。如此人缘无人能及,难怪有人称曼德拉为“全球总统

  ●“在那漫长而孤独的岁月中,我对自己的人民获得自由的渴望变成了一种对所有人,包括白人和黑人,都获得自由的渴望。”——曼德拉对战争与和平拥有独特的认识。

  ●“压迫者和被压迫者一样需要获得解放。夺走别人自由的人是仇恨的囚徒,他被偏见和短视的铁栅囚禁着。”

  ●“我已经把我的一生奉献给了非洲人民的斗争,我为反对白人种族统治进行斗争,我也为反对黑人专制而斗争。我怀有一个建立民主和自由社会的美好理想,在这样的社会里,所有人都和睦相处,有着平等的机会。我希望为这一理想而活着,并去实现它。但如果需要的话,我也准备为它献出生命。”——1964年被判终身监禁时,曼德拉将审讯法庭变成了揭露种族隔离制度罪恶和唤醒广大民众的讲坛。他那长达4个小时的声明是这样结束的。

  ●“在这次伊拉克战争中,我们看见了美国和布什的一举一动,到底谁是世界的威胁?!”——曼德拉谴责美国总统布什肆意践踏伊拉克主权。

  ●“你(克林顿)如果不高兴就跳进游泳池去吧!”——曼德拉最不喜欢别人对南非指手画脚,1998年3月克林顿访问南非,在联合记者招待会上,曼德拉公开表示南非将与古巴、伊朗、利比亚保持密切关系,并宣布不久将出访伊朗,令与其并肩站在一起的克林顿大为尴尬。

  ●“我已经演完了我的角色,现在只求默默无闻地生活。我想回到故乡的村寨,在童年时嬉戏玩耍的山坡上漫步。”——退休后的曼德拉甘愿做一个平民。

  ●“我想用乐观的色彩来画下那个岛,这也是我想与全世界人民分享的。我想告诉大家,只要我们能接受生命中的挑战,连最奇异的梦想都可实现!”曼德拉84岁时曾在南非举办了个人画展,作品主题是监狱生活。在27年的铁窗生活中,曼德拉用木炭和蜡笔绘画来打发时间,渐渐形成了独特画风:线条简单、色彩丰富。他最喜欢用画笔讲述自己的铁窗故事,但并不选用“黑暗、阴沉”的颜色,而是明亮轻快的色彩,以此来表现自己乐观积极的心态。

  ●“别担心,放轻松,要快乐!”——85岁的曼德拉依然精神矍铄,性格开朗。在这位尝过近30年牢狱之苦的老人心中,自由就是幸福。·“从今往后,我的生活添加了两个重要内容,第一个是格拉萨,第二个是到莫桑比克吃大虾。”——曼德拉与莫桑比克前总统遗孀相伴晚年。

  对曼德拉来说,生命里没有退休这两个字,那些渴望教育的孩子们、那些没有钱治疗的艾滋病患者以及世界上远未消失的战争硝烟都是他无法退休的理由

  7月14日,当南非前总统、国际著名人道主义活动家纳尔逊?曼德拉在巴黎国际艾滋病大会作完演讲后,主席台下有示威者高举标语,要求发达国家向贫穷国家提供更多的艾滋病治疗援助。一位示威者甚至爬上主席台,向曼德拉说,“我们处在一个危机时刻,我们需要帮助与支持!”

  站在主席台上的曼德拉笑了,一边鼓掌为抗议者助威,一边大声念着他们的标语。曼德拉演讲的主旨与抗议者的呼吁不谋而合,他对许多发展中国家人民得不到艾滋病治疗感到愤怒。

  1999年,曼德拉完成5年任期后,搬出比勒陀利亚的,住进了位于约翰内斯堡的新家。这位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世界上声望最高的政治家之一正式开始了他的退休生活。但人民对曼德拉的期望、并不平静的世界以及他自身的使命感决定了这位老人无法过上真正的平民生活,他忙碌的脚步从未停息。

  7月8日,当布什怀揣着支票本为改善美国的国际形象开始非洲之行时,曼德拉也选择在此时出访欧洲,避免与声称一直仰慕他的布什见面。

  曼德拉是在以自己的方式向美国的强权主义抗议。虽然岁月染白了曼德拉的双鬓,27年的牢狱生涯使老人步履蹒跚,但老人的脊梁始终挺直,头颅一直高贵地昂着。他一直在为建立一个更公平、更正义的世界而努力,当强权侵凌弱小时总能听到老人的不平之音。

  在伊拉克问题上,曼德拉态度明确,他认为伊拉克应该执行联合国有关决议,销毁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同时美国应该给和平一个机会,即使要动武,也必须得到安理会批准。因为他清楚地看到,如果美国绕开联合国攻打伊拉克,世界将进入弱肉强食的丛林时代。而对以弱国、小国为主的非洲大陆来说,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一开始,曼德拉认为是美国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等在“误导”布什,但当他发现布什一心一意想发动对伊战争时,他就明确地批评布什“无法正确地思考”,并在会见法国外长时盛赞法国总统希拉克,他说:“希拉克总统在伊拉克问题上采取了正确的态度。他没有支持战争,而是支持和平。”为孩子和艾滋病患者 “化缘”

  离开后,人们并没有因为曼德拉的卸任而降低对他的期望,而他本身闲不住的个性也使他无法停下忙碌的脚步。曼德拉基金会成立后,他将工作重点放在了改善农村儿童受教育条件和帮助解决艾滋病问题这两个项目上。

  曼德拉的努力已经硕果累累。在南非最贫困的东开普省,基金会和当地教育部门合作,改造和新建了15所“曼德拉学校”,学校有了新教室、新办公室、新厕所,孩子们有了教材,空荡荡的图书馆了有了书籍,而且,那些穷人的孩子第一次在学校里看到了电脑,接触了因特网。

  学校落成之际,也是曼德拉最高兴的时候。每当他不辞劳苦乘坐几个小时的直升机到达这些新落成的偏远学校时,通常已经有无数远道而来的人们等在学校外面迎接他们的马迪巴(人们对曼德拉的爱称)。目前这种模范学校已经超过100所,而曼德拉基金会的计划是从2002年开始,在3年内使这类学校的数目达到300所,范围扩大到整个南非。整个计划所需资金都是曼德拉从国内外的各个大公司“化缘”而来。曼德拉不止一次地在开幕典礼上说,我只不过是个无权无势的退休老人,但你们对我的热爱和朋友对我的支持使我能继续为大家做点事。

  曼德拉同时也是一名投身艾滋病防治事业的先锋,他和一位年轻的艾滋病女患者拥抱的照片在南非媒体上频频出现,呼吁大家不要歧视艾滋病患者,并积极为南非的艾滋病患者筹措资金。曼德拉基金会和南非的科研机构2002年联合做的南非艾滋病蔓延情况的调查也是目前公认比较准确和权威的一份调查报告。

  2003年5月5日深夜,非国大元老西苏卢在约翰内斯堡的家中去世。相伴多年的朋友突然谢世让曼德拉非常伤心。曼德拉和西苏卢相识于上世纪四十年代,在那些风云激荡的日子里,他们并肩战斗,组织广大黑人进行罢工,反抗当时政府的倒行逆施,并在罗本岛上的监狱里共同渡过了漫长岁月。5月6日晚上,曼德拉基金会新址揭幕,当曼德拉出现在大家面前时,眉宇间的哀愁使他看上去衰老了许多,走路也有点踉踉跄跄,需要助手的搀扶。他那晚没有开怀笑过,在为新址揭幕后不久就匆匆离去。

  7月18日,曼德拉将迎来他的85岁生日,同行伙伴一个个的离去让曼德拉意识到新陈代谢的自然规律。但老人对此却很坦然,他说:“我死后要做的第一件事是去最近的非国大党支部登记。”

  现在老人依然头脑清晰,精神矍铄,旺盛的精力有时连年轻人也自叹不如。卡查利娅认识曼德拉的时候还是个18岁的姑娘,现在已经是个70多岁的老太太了,她依然惊叹于曼德拉旺盛的生命力。她说:“我觉得他从不想放慢脚步休息一下,他总是想前进,前进,不停地前进。”

  曼德拉当年监狱的看守、现在罗本岛博物馆的工作人员布兰德也对他顽强的毅力印象深刻。他说当年的曼德拉总是早上5点就起床,然后做各种运动:俯卧撑、起立蹲下等。“我想他有着坚强的毅力,这使得他的生命如此坚强。”布兰德说。

  除了顽强的毅力,曼德拉还很幽默。今年1月,曼德拉在家里会见新当选的南非小姐辛迪?奈尔。在摆好姿势让记者拍完照之后,老人慢悠悠地开口说: “我今天还有点担心……”看到成功吸引大家注意后,他接着说:“我担心她的男朋友不高兴,但后来一想,辛迪来见我这个老头子,应该没关系吧。”他居然卖了一个小小的关子,大家都笑了。

  南非的民族斗士曼德拉,因为领导反对白人种族隔离政策而入狱,白人统治者把他关在荒凉的大西洋小岛罗本岛上27年。当时尽管曼德拉已经高龄,但是白人统治者依然像对待一般的年轻犯人一样对他进行残酷的虐待。

  罗本岛位于离开普敦西北方向7英里的桌湾,岛上布满岩石,到处都是海豹和蛇及其他动物。

  曼德拉被关在总集中营一个「锌皮房」,白天打石头,将采石场采的大石块碎成石料。有时从冰冷的海水里捞取海带,还做采石灰的工作。他每天早晨排队到采石场,然后被解开脚镣,下到一个很大的石灰石田地,用尖镐和铁锹挖掘石灰石。因为曼德拉是要犯,专门看守他的人就有3个。他们对他并不友好,总是寻找各种理由虐待他。

  但是,当1991年曼德拉出狱当选总统以后,曼德拉在他的总统就职典礼上的一个举动震惊了整个世界。

  总统就职仪式开始了,曼德拉起身致辞欢迎来宾。他先介绍了来自世界各国的政要,然后他说,虽然他深感荣幸能接待这么多尊贵的客人,1355456白小姐中特网,但他最高兴的是当初他被关在罗本岛监狱时,看守他的3名前狱方人员也能到场。他邀请他们站起身,以便他能介绍给大家。

  曼德拉博大的胸襟和宽宏的精神,让南非那些残酷虐待了他27年的白人无地自容,也让所有到场的人肃然起敬。看着年迈的曼德拉缓缓站起身来,恭敬地向3个曾关押他的看守致敬,在场的所有的来宾以至于整个世界都静下来了。

  后来,曼德拉向朋友们解释说,自己年轻时性子很急,脾气暴躁,正是在狱中学会了控制情绪才活了下来。他的牢狱岁月给了他时间与激励,使他学会了如何处理自己遭遇苦难的痛苦。他说,感恩与宽容经常是源自痛苦与磨难的,必须以极大的毅力来训练。

  他说起获释出狱当天的心情:「当我走出囚室、迈过通往自由的监狱大门时,我已经清楚,自己若不能把悲痛与怨恨留在身后,那么我其实仍在狱中。」

  “美丽而豪迈的西开普省开普敦市,面对浩渺如烟的大西洋,桌山平静的一如万年不摇的黑色巨人,后方绵延开去非洲大陆广袤多山的土地,前方脚下大西洋的亲吻中黑色的一小点:罗本岛,人们告诉我那是曼德拉岛。其实曼德拉早已不在那,但海豹和海欧仍然围着它昼夜逡巡。出开普市区的高速公路还没刚走出多远,我看见了无数废旧货柜铁皮搭成的聚居区,低矮、密集、黑色、陈旧,着衣简陋的黑人们或坐或站或晚餐在门前,是天际夕阳即将抹去的一幅默默的画;而我的车,将驶往远处的庄园区,那里开阔的土地,草地碧绿,黑色的佣人恭敬地为你开门和泊车,室内在卡拉哦开、麻将,院子里有烧烤,弥漫着一种糜烂的幸福。 而沿途,黑妞频频招手,只要愿意就可以搭她们上车。--------等等,太多了,他们她们都很聪明,而我在想,只因我们出生的种族、地区不同,然后身分、地位、财富也是如此不同。这个地方能出一个曼德拉,是上帝的安排。抢劫、枪杀、罢工的事络绎不绝,从开普敦到德班,从德班到约翰内斯堡,从约翰内斯堡到比赛托利亚,如今又发生黑人之间的大规模排外暴乱, 白人们黄人们都感叹黑人自己哪里会治国,但我要说殖民者的温情移民者的善意都无法改变绝大多数人的贫穷,当一个地区长时间形成了不合理,不合理也是需要长时间来消灭,除非流血的革命。曼德拉的和平政变主义,注定南非黑人这一整个世纪的苦难和不平息。由此看来,无产阶级是多么颠覆一切的力量,无产阶级既可以被资本家看作是社会的倒退,也可以被历史看作空前的颠覆。由此可以认定,人民的力量决定于思想的力量。曼德拉是白人教育下产出的民族主义的崛起,鉴定完毕。” ---jaywei.

  2008年7月18日,曼德拉90岁生日。对于早已隐退的他,南非以至于整个世界似乎都不愿意接受曼德拉的隐退。

  在姆贝基刚成为总统时,《金融周刊》编辑穆博蒂曾描绘他是如何受到欢迎,但如今他则写道:“无需多说,他们的王子已经变成一只青蛙。”“曼德拉团结了这个国家,姆贝基却分裂了它。”

  曼德拉一生致力于消除的差距依旧触目惊心地存在,在富裕的社区里,白人拥有豪宅而黑人只能给他们锄草施肥。作为后种族隔离时代的许多改革措施之一,白人和黑人的孩子们坐在同一个教室里上课,白人家长惊讶于他们的下一代如此和睦相处。但是仍然可以看到差别:白人小孩家中塞满了玩具,而黑人小孩家里只有可怜巴巴一间房。

  南非正遭受着除战争区之外最严重的暴力犯罪,尤其是在约翰内斯堡附近的豪登地区。该国艾滋病病毒携带者居世界首位。姆贝基遭到工会和左翼人士的抨击,因为非国大的亲商政策迟迟未能兑现黑人政权造福贫困人口的承诺。失业率徘徊在23%左右。

  南非的经济增长正遭受电力危机威胁,通胀可能继续走高。由于对津巴布韦危机的调解不力,开奖结果六合,姆贝基也受到批评。该国正在恶化的危机使得数百万难民涌向邻国,尤其是南非。今年5月,这些难民成为骇人听闻的排外暴力的目标。外国人被活生生烧死的情景令人想起种族隔离晚期的诸多野蛮暴力。

  每当危机爆发,人们都期望听到曼德拉的声音。“我渴望这位伟大领袖归来,”作曲家史蒂芬·米勒表示,“真是异常地怀旧啊!”

  “曼德拉是在南非转型期间起到决定性作用的人物,南非人民至今仍然认同曼德拉的价值观。”克顿贝也说。

  但也有一些分析师认为,这些担心有些夸大其辞了。罗德斯大学的斯蒂芬·弗里德曼说,虽然曼德拉在调解种族关系方面扮演了重大角色,但“他过去不是、现在也不是弥赛亚”。

  分析家认为,曼德拉虽然建立起一个新民主国家,但是他似乎并未着力解决经济问题,而这些要让姆贝基解决。“姆贝基的最大长处和缺点是他是一个过分相信政策,而不关心人民。曼德拉执迷于人民而忽视政策。”弗里德曼说。

  而在22天前的伦敦海德公园音乐会上,曼德拉对台下的年轻人说:“现在是时候靠年轻一代人的力量来清除世界上的痛苦了。”

  曼德拉是一个标志,他代表了历经千辛万苦、南非人民用生命作为代价所换来的政治转型。对于这个国家而言,他扮演了“国父”的角色

  1916年1月12日,博塔生于南非奥伦治自由邦的一个富裕的荷兰裔白人家庭。他的父亲曾参加反抗英国殖民者的“布尔战争”。在战争中,博塔母亲家族的农场被英军烧毁,他的母亲被囚禁。与许多其他荷裔白人一样,独立意识和对南非这片土地的归属感,深深地烙在他的心中——经过300年的殖民和定居,荷裔白人早已把南非当作自己“天赐的家园”。

  博塔年轻的时候就表现出固执、好斗的性格。他20岁时从大学退学,加入了右翼民族主义政党“”。1948年,随着在南非执政,博塔当选为国民议会议员。从这一年起,开始在南非全面构建种族隔离制度。博塔后来担任过多个重要政府职位,包括内政部副部长、国防部长和首相。

  博塔以强硬、善于弄权的执政风格而著称。当黑人民众为政治权利而奋起抗争时,他以强化国家机器进行无情,并挑动黑人部族之间的冲突加以分化瓦解。他在担任首相时曾有一句名言:“我们要么适应(形势),要么灭亡。”然而,这句话似乎更多地是他巩固个人权力的借口。

  博塔政府于1983年建立了三院制的国会,在人口上占少数的白人控制着立法权和绝大多数政府权力;印度裔及其他有色人种,只有在涉及本社区事务中的法律上才有立法权;占人口大多数的黑人,则在政府中没有任何发言权。此次修宪进一步巩固了博塔本人的权力。1984年,他出任南非首位总统。

  1984年以后,黑人暴动席卷全国,博塔宣布进入紧急状态。数以万计的民众遭到逮捕,被酷刑折磨甚至杀害。南非政府以“恐怖组织”等名义,宣布反种族隔离制度的“非洲人”等数十个组织为非法,关闭了多家报刊,并对非国大在津巴布韦、博茨瓦纳、纳米比亚、莱索托等国的成员进行秘密袭击。有报道说,博塔本人亲自下令折磨并暗杀非国大成员,“大鳄鱼”的恶名亦传遍世界。

  博塔政府的强硬立场和南非国内的活动,激起了国际社会的强烈不满。以美国和英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南非进行了大规模经济制裁和政治孤立。但南非丰富的黄金和钻石矿藏,足可令政府支撑多年。在经济制裁达到最高峰时,南非军火工业十分发达,非但能自给本国军队,甚至还参与了以色列开发核武器的秘密计划。

  1989年7月,博塔在国内外压力下,会见了已被监禁27年的非国大领袖纳尔逊曼德拉。曼德拉后来回忆说:“据说他是一个顽固、不愿意与黑人领袖谈话的人。当时我就下定决心,如果他以某种不礼貌的方式对待我,我必须让他知道这种行为是多么不受欢迎。”但令曼德拉感到意外,博塔微笑着与他握手。“那是我第一次感觉到他对我没有任何敌意。”

  然而,双方谈判破裂,博塔仍旧拒绝释放曼德拉。当年晚些时候,博塔患轻微中风,被迫辞职。博塔的继任者、费德里克德克勒克甫一上任,便迅速着手废除种族隔离,将非国大等反种族隔离的政党合法化,释放曼德拉,并于1994年举行了南非首次多种族大选。结果,曼德拉当选南非首任黑人总统。

  1998年,博塔被指控参与了十年前爆炸“非洲教会理事会”总部的活动,并因拒绝向“和平与和解委员会”作证而被判藐视法庭。直至今年早些时候,他仍坚称自己不是种族主义者,“我没有什么可道歉的。我永远不会乞求赦免,现在不会,明天不会,将来也不会。”

  当地时间2006年10月31日,90岁的皮特维勒姆博塔因心脏病,于他在南非西海角荒地村的家中去世。

  10月31日,曼德拉在一份声明中向博塔致以哀悼。他说,“对许多人来说,博塔仍旧是种族隔离的象征。但我们也应当铭记,他为南非最后实现和平协议所做的最初工作。”

  11月8日,姆贝基和德克勒克率领多名政府官员出席了在乔治城一个教堂中举行的博塔葬礼。教堂外有部分普通民众聚集示威,表示决不原谅博塔。博塔的老朋友、一位来自约旦的福音派牧师在葬礼的布道中号召和解:“或者你埋葬过去,或者由过去将你埋葬。”■

Copyright 2017-2023 http://www.sehedu.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神算刘伯温| 六合开奖结果| 跑狗图| 开奖结果| 白姐| 白小姐中特网| 彩霸王论坛| 一肖中特| 管家婆| 黄大仙救世网| 开奖结果| 搜码网| 一肖中特| 铁算盘| 彩霸王20码|